精选案例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案例 >

收入一般是中等偏上
发布时间:2019-03-28 10:24

  新华网重庆4月30日电(“中国网事”记者张桂林、张琴、郑天虹)又到五一,劳动和职业成为网络热门话题。在各大网站上,网民们掀起了对各种职业的讨论,什么职业“最热门”?什么职业“最危险”?什么职业“最高薪”?什么职业“最辛苦”网民们按照自己的认知讲述着他们眼中劳动的光荣与艰辛,也列出了一个个职业之“最”的网络排行榜。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在五一前选取了几个网传的职业之“最”,去体验和感悟劳动的相同与不同。

  什么职业薪水最高?律师、软件工程师、电子商务师还是理财师?一个在网上广泛流传的“中国当今十大最赚钱行业”帖子却给出了许多人意想不到的答案同声传译。同声传译员被称为“21世纪第一大紧缺人才”,随着对外经济文化交流增多,需求越来越大。

  天涯社区网友“哆来”说,“同传”的薪金不是按照年薪和月薪来算,而是按照小时和分钟来算的,好的同声传译每小时可收入4000元到8000元,甚至更多,一年挣三四十万元很轻松。

  四川外语学院的冯旭老师自2005年开始从事同声传译,目前已经成为当地主力“同传”,每年参与的大型会议、活动有30多场。冯旭说,同声传译看似风光,其实是一项既消耗脑力又消耗体力的高挑战性工作,特别在面对一些专业性非常强的任务时,精神高度紧张,心理压力很大。冯旭说:“因为压力大,很多同传都有失眠、神经衰弱等职业病。”

  冯旭透露,目前重庆“同传”的薪酬约为每天6000元,北京、上海等地大致分为三个层次:最高层次的多为国际口译协会会员或外语学校同声传译教师,大概一天一万多元;第二层次是翻译公司的同声传译师,一天七八千元左右;还有一些语言爱好者或外语学校学生,他们的薪酬较低,有一千元一天的。“同声传译现在很难称得上最高薪职业,只能说薪酬标准和劳动付出、辛苦程度基本匹配。”冯旭说。

  同声传译薪酬较高,一方面在于人才的稀缺,另一方也是劳动付出与报酬相匹配的结果。与一些房产商、国企高管动辄几百上千万甚至上亿元的薪酬相比,同声传译的薪水可能微不足道,但他们告诉了人们:辛勤劳动,真诚付出,不论何种职业都能“站着把钱挣了”。

  当今中国最危险的职业是什么?矿工、警察、消防员、建筑工在网传的各种职业之“最”排行榜中,矿工都无一例外地被排在“最危险”的首位。我国煤炭百万吨死亡率是美国等发达国家的30至50倍。2011年一季度,全国共发生煤矿事故218起,死亡334人。

  天涯社区网友“泰山8742”说:“地表深处一条窄窄的巷道,充满了瓦斯和煤渣的味道,点点昏暗的灯光被裹挟在无边黑暗里,这就是煤矿工人的工作环境,他们挖出了煤却埋葬了青春,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矿工都是最危险的职业之一。

  42岁的刘登华是重庆九龙坡区某矿业公司的一名掘进工,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前去采访时,他正和工友们在距井口3000米、垂直深度100多米的斜巷作业。刘登华说,他每天下井七、八个小时,挖掘运输巷,主要工作是放炮、扒渣等。“崴脚、划伤手是常事,出井后满脸满身都是煤灰和煤泥,要冲半个小时的澡才能洗干净。”

  刘登华说:“劳累算不了什么,最怕就是出事。我们矿是个高瓦斯矿,危险性很大。几年前发生过一起瓦斯突出事故,死了一些工友。每次下井时,我都告诉自己:一定要安全回家。”

  矿工被排在“最危险职业”首位,是令人心酸的。那些黝黑得几乎只能看到眼白的脸,诉说着他们的职业艰辛。而那些矿难事故中被泪水冲刷出的花脸,则诉说着他们的生死奔忙。近年来,各级政府在遏制矿难、改善矿工工作条件等方面做了不少工作,但要扭转煤矿开采死亡率高的局面,使中国矿工成为一个生命有保障、劳动有尊严的群体,依然任重而道远。

  百万人争考公务员,其火爆程度足可令“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黯然失色。网络上有关什么职业“最热门”的讨论中,很多网民都选择了“公务员”。零点集团一项“中国青年人生活方式及消费调查”显示,公务员已经成为当下青年人的首选职业,76.4%的受访者希望到企事业、党政群机关就业。2011年4月24日举行的全国21省市公务员“联考”中,报名考生超过150万人,个别职位的报录比例超过500:1。

  搜狐网民“王石川”说:“旱涝保收的稳定收入、安如磐石的职业稳定性、较为光鲜的职业体面感和不为人知的若干高福利,使公务员成为中国最热门的职业”。

  27岁的陈春丽(化名)2008年通过考试成为重庆主城区某镇政府的公务员。她说,公务员待遇好、稳定,大家都争相去考,自己也动了心。在偏远区县做了一年西部志愿者后,她顺利考进了重庆主城区的公务员岗位。

  “其实公务员被误读了,并不是开会、写材料的没有压力的工作,实际上基层公务员并不轻松,像我就身兼两三个岗位,既要写材料、组织活动,还要搞宣传、进村社,加班更是家常便饭。”陈春丽说:“当然,公务员的确有好的地方,收入一般是中等偏上,工作稳定,只要认真干至少不用担心突然失业或者被辞退。”

  公务员成为最热门职业,折射出一些值得深思的问题。众多人才投身公务员行列,固然有助于改善公务员队伍素质,提升政府管理服务水平,但青年人对“公务员”趋之若鹜,也反映出社会资源在各行业、领域中分配得不太均衡,一些行业的职业权利得不到有效保障,而政府的“铁饭碗”仍未被打破。

  哪种职业最辛苦?恐怕一百个人会有一百种答案,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还是辛勤耕耘在三尺讲台的山村教师?是高楼大厦的建造者,还是富士康厂里的装配工?正如一些网友所说,世上只有更辛苦的职业,没有最辛苦的职业!

  新浪重庆网友“五柳”说:辛苦的职业有千百种,每每看到重庆街头的“棒棒军”就觉得很心酸,都是五十多岁的农民,挑着那么重的东西,一次只能赚不到十块钱。

  56岁的张光崇就是重庆街头“棒棒军”的一员,他从四川广安到重庆做搬运工已整整15年。渝中区七星岗一带的居民们早已熟悉了这个憨厚、老实的“棒棒哥”。在月租金50元的窄小阁楼里,张光崇告诉“中国网事”记者,他每天早出晚归到处揽活,有时在商场为顾客挑重货,有时替人搬家,有时为一些企业布展搬设备、器材。“一个月努力点能收入3000元,都是实实在在的汗水钱。在装饰城搬地砖,有时一天要搬近10吨,有的活儿要连续干一天一夜,身上的衣服汗湿了又干,干了又汗湿。时间久了,身体还落下了腰肌劳损、肠胃病之类的毛病。”

  “没办法,我没文化,也没技能,只能下苦力,到60岁挑不动了就回农村养老吧。”张光崇叹了口气说。

  在山城重庆,“棒棒军”大多已经年近半百,从农村到城市,只能靠着仅有的劳力,佝偻着身子,肩挑背驼,赚取很少的报酬。劳动不分高低贵贱,在我们尊重这些城市里的“劳力者”的同时,也希望他们能得到更多的社会保障,能有一个轻松的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