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案例

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案例 >

进而达到内心的确信
发布时间:2019-03-14 15:24

  王一涵律师:执业十几年来专长于处理各类重大、疑难、复杂的刑事案件。在办案过程中积累了相当丰富的办案经验和凝聚了深厚的人脉资源、熟悉公、检、法内部办案程序,注重办案细节、特别是对控方证据的来源、证据收集、证据的甄别有其独到之处。其所办理的案件得到了委托人的高度认可。

  同时擅长公司、商事法律事务、投融资法律事务、房地产、建筑工程法律事务。先后为世界500强、上市公司、政府机构、大型国有企业及民营企业提供常年法律服务及专项法律服务的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法律知识和律师执业实践经验。

  为积极推进“一带一路”发展战略,考察、调研、提炼、披露中国境内资本海外投资热点地区的法律环境,编制法律风险提示报告,为中国律师和中国企业防范投资过程中出现的重律风险进行前期预警和评估,北京市律师协会决定在律师界内外以竞争性邀请的方式由选定机构向北京市律师协会提交《欧洲国别法律风险与投资案例专题研究报告》。若行为人以“挪用”的方式取得公款后,携带公款潜逃,挥霍公款,使用公款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等,致使公款不能退还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挪用公款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规定:“‘挪用公款数额巨大不退还的’,是指挪用公款数额巨大,因客观原因在一审宣判前不能退还的。”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采纳辩护律师关于二审法院更换合议庭成员未通知上诉人及辩护人违反法定程序的辩护意见,作出不予核准范某寿、范某坤死刑,撤销二审判决,发回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的刑事裁定。

  范某寿、范某坤贩卖运输毒品案,由盈科律师事务所王一涵律师、内蒙古守正律师事务所曹春风律师担任被告人范某坤死刑复核阶段辩护人。范某坤辩护人在审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卷宗的过程中发现,该案二审阶段两次庭审的合议庭组成人员不同,并且更换合议庭成员也未通知上诉人及辩护人,违反了集中审理原则,针对此重大程序性违法事项,范某坤辩护人及时向最高院死刑复核承办法官提交了书面辩护意见。

  根据主客观相统一的原则,虽然贪污罪和挪用公款罪的关键区别在于行为人的主观心理状态,但是犯罪主观方面的判断离不开行为、结果等客观事实。因此,若有充分证据证实行为人采取了贪污的手段使其所挪用的公款不能在财务账目上得到反映的,其行为应当以贪污罪论处。例如,行为人挪用公款后采取虚假平账、销毁账目等手段,使所挪用的公款已难以在单位财务账目上反映出来,且没有归还行为,应当以贪污罪定罪处罚。又如,行为人截取单位收入不入账,非法占有,使所占有的公款难以在单位财务账目上反映出来,且没有归还行为的,就可以认定行为人有将公款占有的目的,也应当以贪污罪定罪处罚。理论上通常认为,贪污罪与挪用公款罪的关键区别在于行为人主观上是否具有非法占有公款的故意和目的。挪用公款罪和贪污罪的主观方面虽然都是故意,但故意的内容不同。

  集中审理原则,又称不中断审理原则,是指法院开庭审理案件,应当在不更换审判人员的条件下连续进行,不得中断审理的诉讼原则。如果合议庭成员确系因故不能继续参加审理的,应由始终在场的候补法官、候补陪审员替补。如果没有足够的候补成员,案件应当重新审判。作出裁判的法官、陪审员必须参与案件的全部审理活动,听取控辩双方诸如:举证、质证的法庭调查以及法庭辩论的全过程。反之,裁判法官难以对案件事实以及法律的运用形成全面的认识,进而达到内心的确信,并以此为基础作出裁判。避免审者不判,判者未审。

  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合议庭工作的规定》第三条明确规定:合议庭组成人员确定后,除因回避或者其他特殊情况,不能继续参加案件审理的之外,不得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更换。更换合议庭成员,应当报请院长或者庭长决定。合议庭成员的更换情况应当及时通知诉讼当事人。

  侵吞财物,是指行为人将自己管理或经手的公共财物非法转归自己或他人所有的行为。概括起来侵吞的方法主要有三种:一是将自己管理或经手的公共财物加以隐匿、扣留,应上交的不上交,应支付的不支付,应入帐的不入帐。二是将自己管理、使用或经手的公共财物非法转卖或擅自赠送他人;三是将追缴的赃款赃物或罚没款物私自用掉或非法据为私有。行为人截取单位收入不入账,非法占有,使所占有的公款难以在单位财务账目上反映出来,且没有归还行为的,就可以认定行为人有将公款占有的目的,也应当以贪污罪定罪处罚。

  在此基础上,范某坤辩护人还针对本案中存在的如下问题发表了辩护意见:上下家死刑适用错误、同案犯作用地位认定错误、未考虑在逃同案犯的地位和作用、在逃同案犯归案后未并案审理、检材提取不规范导致可认定的毒品数量未达到法定死刑数量标准等等。